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党建风采 > 正文

西湖火红木棉开,待东湖最美战士凯旋归!

2020-04-02 中国党建教育信息网
西湖火红木棉开,待东湖最美战士凯旋归!
惠州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 健康教育科 费燕

她们是逆行者,哪怕大家谈疫色变,她们也会坚定不移地奔赴“战地”。
她们是白衣战士,哪怕敌人再凶险,她们也会一步不退地挡在前面。
她们是普通的母亲、妻子、女儿,但哪怕心里千头万绪,她们也要把微笑留给病患。
医者仁心、无私奉献、勇于当担、不辱使命……
我们把所有形容伟大的词汇书写出来,但也不足以概括想对她们说的感谢。
 而前线的她们却说:“挺身而出是我们的本能反应,更何况爱出者爱返,我们期待和需要我们的人一起看那春暖花开!
(图1:最美白衣战士。)

        连线:
               广东省援助湖北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第十六批医疗队队员、惠州市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惠州市第一妇幼保健院崔嫦婷
        “挺身而出是医者本能反应”
        2月23日,是我第二次进舱,回想起当日报名,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每每这时我却无言,其实那一刻有很多种声音从耳边飘过:冲动?国家需要?舍己为人……但好像都不是,其实我真实的想法很简单:“这就是一名医者的条件反射,一种本能反应。”
        如果你在路上遇见一个人溺水了,正巧你会游泳,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那肯定就是下水救人,我也一样,有人需要医疗支援,恰巧我有这一方面的能力,那我就理所应当地伸手,仅此而已。
       出征抗疫的那一天,我发了条朋友圈,铺天盖地的赞誉,说被我们感动了、我们是英雄,致敬逆行者……其实,医者哪一天不是在和病魔抗争呢?到武汉的我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我们不是什么英雄,谈不上什么伟大……更何况,我们还有保护自己的方法。所以,家人朋友,不必太担心,我们定能全力以赴,凯旋而归!
(图2:崔嫦婷朋友圈。)
         “护目镜外那道粉色身影让我有了想哭的冲动”
        2月22日,我第一天进舱,作为分诊护士,我的工作是为准备入舱的患者做好分诊分流。这一天天气很热,太阳很大,3辆车里有50多人等待着,车上没有开空调,没有开窗,只开着一扇门,所有患者都有序地坐着,不吵不闹非常配合。我们4个护士,足足花了五个小时完成。虽然在防护服里的我很热很闷,但患者一句句简单的道谢让我忘却了难受。
       特别是有个小插曲,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一位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女士在进舱前,用哽咽的声音向我说了一声谢谢!当我用机械的动作转过身子时,只模模糊糊看见一道粉红色的身影给我深深鞠了一躬!因为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后,我们的视线范围很窄,再加上长期工作后会开始起雾,周围的东西看不太清。但那一刻,这道模糊的粉红色让我有了想哭的冲动,但是我要忍住,因为护目镜会花,我的工作还没结束。
       现在想想,可能这就是医者吧,离开家乡忍住没哭,离开丈夫孩子忍住没哭,但扛不住患者递来的温暖。      
很多时候,与其说我们感动了世界,不如说我们被这个世界感动了,爱是流动的,我们相互取暖,相信很快就能共同迎来那个最美的春天。
(图3:崔嫦婷脱下n95后的脸,满是印记。)

        连线:
                广东省援助湖北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第十六批医疗队队员、惠州市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惠州市第一妇幼保健院罗桂琼
        “4就是2个yeah,它的寓意便是‘必胜’”
        2020年2月21日,我第一次进入我们的“战地”——武汉江汉开发区方舱医院正式“上岗”。
        在穿防护服时,想到走进另一扇门,直面的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我心里突然有些紧张,但当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心里留下更多的是:我们是来战斗的,是来帮助武汉人民度过难关的!内心便多了一份笃定和自信。
(图4:虽然觉得自己像个木偶人,但依然努力地穿梭在病床间。)
       由于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及N95口罩,在我为第二名患者办理“入舱”时,我已经感觉里面打底的衣服被一直渗着的汗水印湿了。一个小时下来,我们一组5名护士才办理了20位患者。
       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56岁的阿姨。当时我在门外写着病情记录,突然听到了她哭泣声,我放下手头的工作,走到阿姨床边,询问情况。可她不作声,仍在不停地哭着……我见状马上上前去握着她的手说:“阿姨,不哭了,有我们陪着您呢!您不是一个人。”听我说完,阿姨带着哭腔说,她十几年前做了一个大手术,从鬼门关走过来的,那时候她也是住在04床,现在她得了这个怪病又是住1004床,她一进来看到这个4字心里就不舒服。
       我俯下身去安慰道:“床号就是一个数字,不用太在意,十年前的那场手术您都挺过来了,现在也可以!我们从广东来到武汉为你们加油,我们一起陪您渡过这难关!好好休息,保持愉快心情,家人肯定更希望看到您早日康复,我们也是。如果您实在在意,那么我们就把它当成是个吉利的数字,是幸运的象征,所以4就是2个yeah,它的寓意便是‘必胜’。”阿姨听我说完,终于笑了。
       晚上20:30,我们才回到住宿。穿了6个小时的防护服,期间没有喝水没有吃东西,回去的时候感觉头有点晕,护目镜压得头也有点痛,不过还好,坚持到了最后。
        “爱是相护的,也是流动的”
        2月28日,是我来武汉工作的第12天,今天一早下起的毛毛细雨,给这个封锁中的宁静城市添了一丝春意。
        都说爱是相护的,也是流动的,确实如此。
(图5:病房里,写给罗桂琼的暖心小纸条。)
       进入方舱后,我迎来了到达武汉后最开心的一天,今天,我第一次给患者办理出院。我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像只小企鹅一样把即将出院的“患者”领到门口,突然,一位先生在我身后说到:“护士,护士,我准备出院了,说明我治愈了,我可以和你握个手吗?谢谢你们这些天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之前因为生病我不敢和你们握手,谢谢你们!”
       我激动地转过身,伸出戴着三层手套而显得笨重的手……他再一次说道:“谢谢你们”!”
       下班后,窗外依旧下着雨,回想起自己来武汉的那天也正下着大雨,不经想起了一首歌,但我把歌词改了:
(图6:罗桂琼改编歌曲《情深深雨蒙蒙》。)
       望着武汉街道的夜色,空荡荡的道路,那高楼大厦上出现的:致敬白衣战士,中国必胜,武汉必胜,让我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激动,我为自己工作感到自豪,接下来的“战役”时光,一定会越来越好。愿疫情早日散尽,中国不再流眼泪。加油,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