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党旗飘扬,战疫情 > 正文

“这种危急时刻,我们必须要坚守岗位。”

2020-06-17 中国党建教育信息网
“这种危急时刻,我们必须要坚守岗位。”
——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检验科医师陆喆抗疫事迹纪实
 
       直到结束在PCR实验室工作的一个星期后,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检验科医师陆喆耳朵后和鼻梁上的伤口才慢慢愈合结痂。这是他在疫情期间在PCR实验室工作时,长时间戴着防护口罩和护目镜留下的伤痕。

       疑似病人能否确诊、院内患者能否出院,都要经过PCR实验室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及其它相关检测指标的检测。疫情期间,中心检验科也面临巨大的风险,在防护物资紧张的前提下如何最大程度的做好防护,提升检测速度,扩大检测范围,缩短确诊时间,成为中心领导班子考虑的重点之一。1月20日,中心紧急筹备建设符合标准的PCR实验室以便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提升检测效率。1月24日,检验科PCR实验室正式投入使用,成为海南省首批具备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能力医疗机构。这让患儿的确诊治疗时间大大缩减。
       鼠年春节前,已经做好准备要和妻子出国旅游的陆喆接到了通知,中心检验科要全力筹备PCR试验室,需要抽调科室检验医师。陆喆想也没多想就决定取消了休假,第一时间向科室主任肖美芳报了名。即便这次旅行他和妻子已经计划了很久。
       “这种危急时刻,我们必须要坚守岗位。”作为医务工作者,陆喆深知自己的职责所在,抗击疫情他义不容辞:“我是科室分子实验室的组长,也是一名党员,我肯定要承担起PCR实验室的检验工作。”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病工作中,检验人员战斗在第一线,保证快速准确地提供检测结果,为临床早诊断、早治疗提供依据,是抗击疫情十分重要的一环。进入PCR实验室工作,意味着陆喆需要承担感染风险较大的呼吸道病原菌核酸检测的检验工作。无论是咽拭子开盖检测、血液标本高速离心、拔试管帽、血液推片,还是患者的粪便标本都会形成极易传播病毒的气溶胶。他和进入实验室的同事是离病毒最近的人。
       “我的爱人也是医护人员,她比较支持我。至于父母其实不是很了解我们的工作,所以他们也还不是特别担心。”陆喆说,身为医生的妻子深知其中的风险,会担心他的安全,但还是对他的工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我们都能相互体谅。”
       进入PCR实验室工作后,陆喆就开启了实验室到隔离板房两点一线的生活,有时候吃饭也只能让科室的同事帮忙打饭送到门口。“虽然不能回家,但是还是可以和家人打电话、视频聊天,就当做是自己出去学习了吧。”谈及不能回家的感受,陆喆如此轻描淡写地说道。
       对陆喆来说,进入PCR实验室工作他并不害怕,“因为我们比较了解病毒,只要做好防护,一般是不会被感染的。”但肉体上的痛苦,却是让陆喆感觉有些“害怕”的。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标本检测具有极高传染风险,检测人员采取生物安全三级个人防护,每天厚重的防护服、护目镜、面屏全副武装,连续工作6个小时以上,期间不能吃饭、不能喝水、不能上卫生间,整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满身是汗,无论对体力还是脑力,都是极大的消耗和考验。
       由于近视,陆喆必须戴着眼镜,在护目镜、眼镜的层层按压下,陆喆的鼻梁已经被压破皮。而由于长时间戴着挂耳式的N95口罩,陆喆的耳背被勒得生疼,直至破皮渗血。“那种疼痛真的有些让人坐立难安。工作时被勒得生疼,每天出实验室脱防护服摘下口罩的那一瞬间因为撕扯到伤口会更疼,但摘下来后才觉得解脱了。可是第二天还得把这个过程再来一遍。”陆喆坦言,工作期间肉体上的痛苦让人很难忍受。但即便再难忍受,陆喆和进入实验室的同事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在默默忍耐的同时,陆喆和同事们极力保证每一份检验结果的准确性。“我们检测的所有样本中,只有一份显示是阳性。根据后期的追踪也显示,检测出阳性的患儿再次诊断仍是阳性,而检测出阴性的患儿出院后无一例出现阳性。”让陆喆觉得欣慰的是,疫情期间,他们所检测的结果都是准确的。
       随着我省疫情逐步好转,自2月16日起,陆喆和同事们结束了在PCR实验室的工作。经过14天的隔离后,陆喆又第一时间返回了工作岗位,开展科室其他的检验任务。“我们中心承担着全省妇女‘两癌’筛查、地贫筛查等项目,工作任务还是很重的。”由于平时工作很忙,陆喆和妻子因为疫情而被中断的旅行又得等上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补上了,“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这段时间,我们也就是尽自己工作的本分,没什么特别的。”陆喆说。(供稿: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   符王润)